观点

无孔不入

监控

还是

“无孔不入”的监控是爱还是伤害?

人民日报数字传播·2020/09/21

“我监控你什么了?你有多少隐私?我是你什么人,我不可以监控你?”
此前,南京一位14岁的男孩报警称,爸爸要在他房间安装摄像头来监控自己,结果这位父亲反问:“你有多少隐私?”
男孩爸爸的做法并非个例,更是反映出众多家长的一个缩影。
吴女士为了监督儿子上网课特地在家里装了摄像头,她的呐喊声每天都会准时在办公室里响起“这个点了,你在干吗?赶紧写作业。”;
疫情期间,陈先生为了孩子的学习和安全着想,给儿子房间装了一个远程监控的摄像头;
王女士在儿子四年级的时候就在儿子房间里装了摄像头;
儿子上四年级上学期的时候,赵先生觉得有必要抓孩子的学习了,又在儿子房间的双人床的下铺上装了一个球形的摄像头……
以上种种父母对子女的监控,并不是不爱他们,只不过是“习惯性”的以爱的名义,对子女的生活进行干涉,侵犯了他们的隐私和尊重。
男孩爸爸认为,安装监控的动机是想要帮助孩子,工作忙碌只能用摄像头代替陪伴,而男孩选择报警,选择了保护自己的隐私,因此他们无法走进彼此的心。
生活中还有许多像男孩一样活在“千里眼”下的小朋友,有与摄像头“斗智斗勇”,想尽办法拔电源、转摄像头,甚至藏摄像头的,也有与父母起争执,抱怨自己像“囚犯”一样被管着,没自由的。这一切的结果,只会将父母与子女的关系越拉越远。
因为工作忙碌,选择以摄像头监控子女,参与子女的成长,这并不是借口。现代人工作“压力山大”,多数家长长期处于“996”的超负荷工作状态,极端的还有“每周工作7天,每天工作15小时,白加黑、夜里总开会”。既不想缺席孩子的成长,又面临家庭事业的冲突,用摄像头监控孩子就成了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但我们要清楚,摄像头不是爱的化身,它确实可以制造出顺从,让一些自制力不强的孩子,在“千里眼”的鞭策下提高学习,但它也可以制造出反抗,让那些没能自觉养成好习惯的“小神兽”试图逃离父母为他们设定的学习“监狱”。
那些装摄像头监控孩子的父母,也曾为人子女,可能也有过被翻看日记、不尊重隐私的童年阴影,他们未必不懂“千里眼”可能破坏亲子关系,未必不反感毫无隐私可言的无孔不入,可时过境迁,当他们成为父母后,为何仍旧打着“为你好”的旗号,不拿孩子的隐私和尊严当回事,监视孩子的一举一动呢?
孩子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,从来不是家长们的附属品。一些家长往往会把孩子看成自己的“私有财产”,一句“因为我是你父母”概括所有。男孩选择报警的根源是男孩爸爸剥夺了孩子的自主性,并没有将孩子当作一个平等的生命,他并不知道孩子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拥有独立的人格。尊重是相互的,信任也是相互的。如果家长一味的选择去干预,管控孩子的人生,只会适得其反,将孩子越推越远。
你以为的爱,对孩子来说可能是伤害。有的孩子很幸运,一出生就可以拥有被父母尊重和保护的童年。而有的孩子,却要用疲于一生的奔波来寻找那样的童年。
像电视剧《小欢喜》中的宋倩对女儿乔英子倾注的的爱是一种让人无法透气的监视。一句“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”,让英子始终对母亲心怀感激,但却对母亲又十分畏惧,她既想让母亲高兴,又想摆脱母亲对她无休止的监视。在她活泼外向的表面藏着的是她敏感又脆弱的内心,当母亲令人窒息的爱逼到英子内心崩溃时,她只能选择伤害自己的方式来控诉母亲的监控行为。
父母过度的爱和控制欲,会给孩子造成心理压力,让孩子不断违背自己的初衷和内心的欲望,以此来满足家长的要求。长此以往的压力得不到宣泄,有可能会影响孩子的心理发展。
给孩子最好的爱,是让他活成他喜欢的样子。
小小的摄像头,可以传递父母的爱与牵挂,也可以反映出众多家长管控的一种生理本能,它会干涉孩子,会侵犯到孩子的隐私。父母可以选择以平等的姿态和孩子交谈,在特定空间安装监控,严格执行开关摄像头的时间,明确只用来督促孩子学习,倒也未尝不可。如果孩子坚决抵触安装监控,家长则不应强制执行,避免“逼子成龙”而适得其反。
“为我好,为什么就不能让我自己决定?”这句话是多数孩子在反抗父母管控时的心声,是渴望得到尊重和独立的呐喊。
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,却不是父母人生的延续。
学会放手,尊重孩子的隐私与尊严,“辅助”孩子发展出独立而完整的人格,才会收获更多的自由和爱。
(参考:光明日报,红星新闻等)
编辑:李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