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点

剥夺

读书

权利

谁剥夺了他读书的权利?

人民日报数字传播·2020/09/17

“裤子是迷彩裤,衣服是灰色的,正进的时候保安把我拦住,问我是不是旁边工地上的民工......”西安的李先生准备到一家新开的网红书店逛逛,谁知在门口被保安一把拦下,多次被询问是不是隔壁农民工。几经沟通后李先生才被允许进入。
穿着似“民工”进书店被拒
读书还有身份偏见?
衣服固然在某些特定场合、特定职业中具有身份标识的作用,但在大多生活场景中,都无法成为评判一个人真正价值的线索。
穿得简洁朴素,还是时尚华丽,纯属个人选择。可偏偏有人习惯从穿着打扮判断他人财富多寡、地位高低,而后再决定对其态度。难免产生歧视“农民工”这一特定群体的联想。面对舆论争议,涉事书店很快发表了道歉声明,称是误会所致。
涉事书店的官网介绍,其是“涵盖书籍、展览空间、文化讲座等的公共文化空间”。这名着迷彩裤的男子不是农民工,即便真是农民工,就没资格入内?将农民工拒之门外,还谈何公共文化空间?
表面上,问题出在书店保安身上,盘查读者是失礼的,对农民工的偏见更是不可原谅。实际上,书店管理者对保安的管理有基本的规范吗?给他们上过尊重读者这一课吗?涉事书店在道歉书中表示,会正视这一问题,在后续员工培训中强调,避免类似事情再度发生。这是亡羊补牢之举。以此为契机,重新梳理企业文化是当务之急。
书店是有书的地方,但未必是有文化的地方,歧视农民工,不尊重顾客与读者,不尊重大众观感,蓄满再多书也赢取不了尊重。相反,只会带给大众强烈的心理落差而会招致谴责。
在一个平等的社会,每个人都应获得尊重,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值得被“高看一眼”,可能是腹有诗书、可能是品格高尚、可能是贡献卓越,但唯独不会是衣冠光鲜、周身名牌。
书籍面前人人平等
文化场所需打破“偏见”
书店是公共开放空间,既属“公共”性质,只要来者遵守规矩、言行文明,谁都没有权力挑人拒客,更不能甩脸子、抛冷眼。用学历或职业、穿着去评价一个人对知识的接受能力,是一种偏见和狭隘,书店是一个特殊的场所,在这里,千千万万个疲惫的灵魂都可以被知识抚慰,给他们希望。
事件之所以引起舆论争议,一方面缘自书店根据身份职业对潜在消费者实行的差别对待;另一方面,在大众普通认同的价值体系中,书籍面前人人平等,阅读不分贫富贵贱。
“我来东莞17年,其中在图书馆看书有十二年,书能明理,对人百益无一害的唯书也......想起这些年的生活,最好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了......”今年6月,务工者吴桂春写给东莞图书馆的这段“离别”留言在网络上爆红,人们见证了城市图书馆与边缘个体之间的一场温情互动。
“东莞图书馆”和“西安网红书店”两则事件对比来看,一个把农民工视为家人,一个却对“民工”避而远之。虽说图书馆和书店性质上有所差别,但都肩负着传播知识和文化的使命。值得引起反思的是,书店/图书馆唯有尊重书籍、尊重读者,追求开放、平等,有意识地注重人文关怀,方能不让文化变得狭隘。
书籍本是带给人精神洗礼的,是人类进步的阶梯,人们希望看到的是书籍面前全人类平等无差别的交流。毕竟,阅读并非少数人的专利,而是所有人平等拥有的权利。因此,无论是何职业的读者走进来,书店都无断然拒其入内的权力。
(来源:光明日报、北京日报等)
编辑:李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