观点

出台

矫正

死伤

正当防卫新规出台,矫正“谁死伤谁有理”的错误倾向

人民日报数字传播·2020/09/16

本周公众关注的“城管追打女商贩被砍伤”一案,重庆警方日前发布公告,认定商贩杨某的行为系正当防卫,城管杨某桥的行为构成殴打他人,被予以行政拘留。此外,商贩杨某因构成阻碍执行职务,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警告处罚。
纵观事件全过程,商贩的行为,应当属于最高法、最高检、公安部日前公布的《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》所认定的正当防卫行为,即“因琐事发生争执,双方均不能保持克制而引发打斗,对于有过错的一方先动手且手段明显过激,或者一方先动手,在对方努力避免冲突的情况下仍继续侵害的,还击一方的行为一般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”。
近年来,涉正当防卫案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。
最高人民法院3日公布《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的指导意见》,对于符合正当防卫成立条件的,坚决依法认定,切实矫正“谁能闹谁有理”“谁死伤谁有理”的错误倾向,坚决捍卫“法不能向不法让步”的法治精神。
准确把握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
正当防卫的前提是存在不法侵害。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、健康权利的行为,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、公私财产等权利的行为;既包括犯罪行为,也包括违法行为。不应将不法侵害不当限缩为暴力侵害或者犯罪行为。
对于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、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不法侵害,可以实行防卫。不法侵害既包括针对本人的不法侵害,也包括危害国家、公共利益或者针对他人的不法侵害。
对于正在进行的拉拽方向盘、殴打司机等妨害安全驾驶、危害公共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,可以实行防卫。
成年人对于未成年人正在实施的针对其他未成年人的不法侵害,应当劝阻、制止;劝阻、制止无效的,可以实行防卫。
防卫的范围扩大!
毫无疑问,针对故意杀人、故意伤害这样往往具有暴力性质的犯罪,可以进行正当防卫。
那么,对盗窃、诈骗这样似乎“不那么危险”的犯罪能不能正当防卫?
对于针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显然可以正当防卫,那么自己跳入危险之中“路见不平,仗义出手”算不算正当防卫?
对成年人实施的犯罪可以正当防卫,可如果实施犯罪的是孩子或者精神疾病患者,还能不能叫正当防卫?
现在新规给出的答案,非常明确:
——正当防卫针对的是不法侵害。不法侵害既包括故意杀人、故意伤害、强奸等,也包括非法侵入住宅、非法拘禁,甚至包括财产犯罪比如盗窃、诈骗。
——不法侵害包括针对自己的,也包括针对他人的。如此一来,一些见义勇为的行为终于有了法律上的明确评价——他们的“学名”叫做“正当防卫”。法律名副其实成为成文的道德,两者将释放出更大的合力。
——可以防卫未成年人。新规这样规定,成年人应当劝阻、制止;劝阻、制止无效的,可以实行防卫。通俗来说,对胆敢犯罪的“熊孩子”,骂得也打得。
——可以防卫精神疾病患者。应当尽量使用其他方式避免或者制止侵害;没有其他方式,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,可以进行反击。
——可以防卫实施不法侵害者的现场同伙。举个剧集中常见的例子,主角面对一群歹徒的围攻,小头目虽未直接动手,却在一旁指挥,这时采取“擒贼先擒王”的策略,并未逾越正当防卫的范围,坏人“活不过三集”于法有据。
其实,能够平息“学术争议”的,与其说是司法机关的一锤定音,不如说是人们心中早已存在的正义共识。
防卫的时间延长!
啥时候可以进行防卫?
这看起来似乎不是个问题,众所周知,正当防卫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。但问题的关键在于,如何定义“正在进行”这四个字。
新规这样定义不法侵害的整个过程:
——开始:不法侵害已经形成现实、紧迫危险。
——过程:侵害虽然中止、暂停,但不法侵害人仍有继续实施侵害的现实可能性的,应当认定为仍在进行;在财产犯罪中,通过追赶、阻击等措施能够追回财物的,可以视为不法侵害仍在进行。
——结束:不法侵害人确已失去侵害能力或者确已放弃侵害的。
司法的尺度更严谨!
需要注意的是,为正当防卫“松绑”并非纵容逞凶斗狠。
内涵扩大意味着外延的缩小,规定得越详尽,应当遵循的规则就越多,猜测和不确定性就越少,一系列全新的规定只会让司法更“严”,而非变“松”。
同时,新规中,那些“防患于未然”的条款,让人眼前一亮:
——挑衅绝不能带来正当防卫。对于故意以语言、行为等挑动对方侵害自己再予以反击的防卫挑拨,不应认定为防卫行为。
——打破了“斗殴无防卫”的桎梏。琐事引起的斗殴中,对于有过错的一方先动手且手段明显过激,或者一方先动手,在对方努力避免冲突的情况下仍继续侵害的,还击一方的行为一般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。
——滥用防卫权被“开除出籍”。因显著轻微的侵害而取人性命,甚至连“防卫行为”都不能被认定,例如在一起典型案件中,被告人因人打了耳光,随即抽刀砍向了对方头部。不属于正当防卫。
——判断防卫是否过当,标准不再二选一。新规明确,认定防卫过当应当同时具备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”和“造成重大损害”两个条件,缺一不可。同时明确,判断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”要综合考量社会认知和现实情况,轻伤以下不算“重大损害”。
——防卫过当应当减轻或免除处罚。防卫过当与加害行为,本就不可同日而语,对于防卫人的一时失控、反应过激,法律的态度也是遗憾,而非谴责。
这份意见,不仅仅是对现有法律的重申和宣示。它用清晰直白的语言,对具有争议的学术问题给出司法实践的答案,它用果敢坚定的信念,指导司法机关从今往后的执法办案。
更为重要的是,它用最真诚炽热的情感,回应大家的关切——关于公平,也关于深藏于每个人心中的正义。
它勾勒出司法过程的一个清晰轮廓,当按照法律条文的指引,得出一个定罪量刑的结果后,需要再把这个结果带入到人民群众心中的正义感里重新“计算”一遍,方能得出一个经得起无愧历史、不负人民的判决。司法的开放来源于此,司法的温度亦来源于此。
简而言之,无论对于司法者还是普通人,都是一句话,不失于理,无愧于心,便无需担心有负法律。
(参考:中央政法委长安剑、人民日报)
编辑:李嫚